斯莱特林新生

【德哈】开新坑警告! 可能是吸血鬼相关的

占tag致歉  

上次决定完结以后 自己就想了想 就想要开个吸血鬼坑
大概是吸血鬼Draco×人类Harry,剧情会以惊情四百年为au,我第一章已经想好了剧情,就待动笔了 谢谢大家对我文字的喜欢!(*′▽`)

【德哈】我就是爱这个食死徒 12 (大结局??)

12

死亡是什么?永久的结束和安宁吗?还是另一种无尽的痛苦? 金发的Malfoy从没有认真的思考过这个问题,即使他现在身处他可悲父亲的葬礼,却感受不到悲伤,大雨也应景的肆虐起来,偌大的家族墓地没有几个人来哀悼Lucius。当然,他的父亲是个穷凶恶极的巫师,为什么会有人喜欢他呢? Draco继续撑着伞,看着那具尸体慢慢下地,消失在视线里时他开心的笑了,擦掉了滴在肩上的雨点后,聆听着牧师让人想睡的祷告,他知道这一天总会到来。
昏暗的房间,午后刚刚落在地上的阳光被窗帘挡住了,只能听见墙上的古老挂钟滴答滴答的转动声,Harry不确定Draco是不是在他的房间里,他小心翼翼的关上了门,双脚踏在铺满地毯的地板上,走向那露出金色脑袋的大 床,Narcissa说Draco已经三天没有出过自己的卧室了,Harry你不能回去,回忆里的Hermione叫住了手里捏着一把飞路粉的黄金男孩,Ron摇了摇头,其他人则移开看向他的疑惑视线。自从那封来自Narcissa的紧急信件寄来以后,他和Draco火速赶了回来,理所当然的所有人见自己安然无恙都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就是责怪Draco吓了他们一跳,Harry则被众人环抱住,他们都在向梅林感谢,金发Malfoy尴尬的看向了一边的壁炉,一股莫名其妙的嫉妒涌上心头,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他并不属于这里。Draco低下头拿起一把飞路粉就离开了,他安慰过自己伤心的母亲过后,听着雨声,手持蜡烛,穿过悠荡的走廊,爬进了依旧温暖的床,这里才是他的归属,一直以来都是,Harry有关心他爱他的朋友,也许他不需要他。

“Draco,你还好吗?”
渐渐地,Draco扑闪着金色的眼睫毛醒来,他身边的Harry非常担忧的看着他,他抑制住内心的喜悦起身吻住了对方,然后又拥住了Harry,他回来了。
“是的,我很好”
黑发男孩把自己缩进了他的怀抱里,他们许久也没有分开。

两年后
就这样,英国巫师界大名鼎鼎的Harry Potter意外传出了和Draco Malfoy订婚的消息,这则消息漂洋过海来到了欧洲大陆,男巫女巫们或是谩骂或是摇头,也不能否定Harry透过报纸幸福的笑容。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比如Draco正式接手了家族生意,Harry在魔法部升职了,Ron和Hermione的宝宝出生了,George和一位校友结婚了,Ginny也找到了自己的归属,似乎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但Harry还有一件心事未了却。他凭着脑子里的记忆加上Snape教授遗物里的日记找到了这里,平原上的那棵树,柔和的风吹拂着他,隐隐约约间,他和Draco走到了这里,就在那里,Snape认识了Lily,纸鹤飞过,落在她的指尖,故事的开始也似乎是故事的结束,但他和Draco才刚刚开始。就在这时,Draco放在Snape墓前的百合花被风吹走了。

【德哈】我们本可以拥有的一切(哈利生贺文)

“可真有趣,我看到一个男人,但你没有选择和他做朋友”在Hogwarts拒绝金发Slytherin握手的画面再次展现在Harry脑中,他可真是傻子,听信同事的建议来翻倒巷找这位预言师,自己的心事全被看光了,就仿佛全身赤裸供人观赏一般,预言师得意的看着Harry从脖子红到了脸颊,但这也无法掩饰他内心的失落和懊悔,她看男孩没有出声,就握住了他的手,“你是什么时候遇到他的?你的生活因为不同的选择而不同,是什么让你决定的?,你本来可以拥有不一样的生活,我可以展示给你看“Harry还没消化完这句话的意思,一阵眩晕袭来,幼小的他走向了分院帽,心里默念 not slytherin not slytherin  但分院帽没有听到他的请求,它大喊了一声  ”Slytherin!"   先是一阵寂静,然后slytherin的学生沸腾了,著名的Harry Potter加入了他们,Hermione和Ron虽有些迟疑,但还是真心为Harry高兴,谁也没想到逃过dark lord之手的Harry会加入他的学院,在他坐到Draco Malfoy身边时,世界陷入了黑暗。

这是HarryPotter38岁生日的早晨,他缓缓睁开眼睛,闻到楼下飘来的吐司炒蛋的香味嘴角弯起幸福的笑容,他有个温馨的小家庭,他的丈夫,他的两个孩子,他爱他们,这是上天给予他最好的礼物,虽然外界不认同他的选择,但这不能阻止Harry的内心,他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就踏过古典风格的房间来到了餐厅,Draco正在给Lily喂饭,Scorpius拿着勺子玩自己的食物,Harry懒得纠正这个不好的习惯了,看到Harry坐下用餐,Draco微微一笑,给Harry了一个吻,他两个金发的孩子开心的笑着,这只是Malfoy家普通的早上而已,却是Harry无法得到的,黑暗占据了他的童年和少年时期,战争以后,他有些迷茫,继续当着人们希望他扮演的角色,麻木虚伪。

画面一转,Harry坐在公园长椅上看着远处Draco和孩子们玩耍,Ron准备着烧烤的器具,他和Hermione在聊天,微风刮来一阵花香,下午的阳光打在雨后有些湿润的草地上,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他差点以为这是真实的....

到了晚上,他们开始为生日晚宴做准备,换上正装以后,Harry和Draco来到楼下,和客人一起喝酒,生日蛋糕这时被Hermione缓缓推进来,那是一只红色的狮子,他周围的人在唱生日歌,“许个愿吧,Harry”闭上眼,我不愿意离开,他默念道,38颗蜡烛被吹灭了。这是Harry最高兴的一次生日,他切开蛋糕,分享给所有人吃,在欢声笑语中时间流逝了,客人们都回家了,孩子们也睡了,他和Draco拥吻着去了卧室,虽然做过无数次,但Harry仍和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女般害羞,一番亲热过后,Draco累的趴在了他身上,在进入梦乡前,Harry听到了声 生日快乐 亲爱的。

预言师拿开了手,些许震惊的看着泪流满面的男孩,这也在意料之中,她只不过是展示了对方的另一种生活及,她用点头来回答男孩未出口的疑惑,他擦了擦眼泪,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我现在才发现我爱他"
预言师欣慰的看着男孩道谢之后急急忙忙的走了,去争取吧,这本是你可以拥有的生活。

【德哈】我就是爱这个食死徒 11

Draco心里一直清楚,作为一个纯血巫师,对于一位巫师界的混血英雄来说,他不够纯净,在如今新兴代巫师崛起的时代里,他在外人眼里是保守势力的代表,没人关心他现在不再看重血统论,也不知道他的改变,但人们既不遗忘也不会原谅,毕竟他是把食死徒放进Hogwarts的人,他却不能对此予以回击,旧一代和Slytherin姓氏开始没落,更何况他的父亲,曾经想要伤害Harry以及他的朋友们,所以每当他看着Harry的脸时,心里的话在嘴边徘徊又被咽下去了,他不知道怎么面对过去的错误。
“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只是....”
“只是什么?”Harry慵懒的翻了个身,贴近Draco用床单半掩着的身体,虽然有些精疲力竭,但他很享受和Draco的两人世界,他微微起身,抚摸了对方的脸颊,靠在金发男孩的肩膀上,平时那双冷淡的灰蓝色眼睛闪烁着,根本无法猜测他在想什么,但爱抚着Harry背部的手指能感受到Draco的一部分还在这里,他的其他部分呢?是不是在某地畅游?Draco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发现在他怀里的Harry睡着了,他给他盖好了被子,他们是和好了,但以后该怎么办? 为什么当生活把他们撮合在一起时,没有考虑他们俩的差距呢?他们并不合适,但Draco知道他如果不及时放手,他会沉沦于此,来三把扫帚前,他和父亲大吵了一番,他责怪父亲毁了这个家庭,也毁掉了他,然后摔门而出。但要不是Harry父亲也不会进阿兹卡班,他也不用成为食死徒。他被分裂成了两半,一边倾向于Harry,一边倾向于他的姓氏,Draco纠结于其中,他只希望某天晨曦起来,睁开朦胧的双眼,没有了束缚,也没有了Harry的痕迹,只剩下温和的阳光萦绕在身边。

“求你了,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女孩蜷缩在了角落,她恐惧的望着来者,她只是下班回家而已,却在家门口遇到两个陌生人,他们俩似乎彼此认识,头发卷而混乱的女人亲切的叫着金发男孩的名字,并说出一些她听不懂的话,只见金发男孩举起了手里的武器,但他迟迟没有下手,他身边的女人嘶吼着,我们必须让你学会杀人 Draco! 一阵白光闪过,女孩无声的发出尖叫.......Draco被突如其来的噩梦惊醒,寂静无声的夜里只有Harry一起一落的呼吸声,但他清楚,这不是噩梦,这是他第一次双手染上鲜血时的回忆 ,虽然是战争时期的保身之措,但那也是一条人命,Harry当初在他接受审判时,为他的伤害无辜的行为进行
了辩护,称Draco是无奈之举。但却截然相反,Draco想要这样做,即使这是错误的,他也想证明自己,看到那个女孩毫无生气的躺在冰冷的地板时,他心满意足的笑了,但下一秒他意识到她是无辜的,但已经不可挽回,他试着催眠自己,这是为了Malfoy家做出的牺牲,但他知道,Dark Lord还会指派更多的任务,所以半是不舍,半是赎罪,他没有指认Harry Potter,那个他爱着的黄金男孩。

“他们还没走吗?”
“看来没有”
Narcissa扶着窗边的钢琴,关上了窗帘,侧着头想要忘掉庄园外十几个想要找麻烦的巫师,她的丈夫Lucius看起来比以往更老了,Draco的大逆不道让他很心痛,再怎么样,他曾经做的一切是为了这个家,但他的妻子没有问过他就把祖传的订婚戒指拿给了不懂事的孩子,作为一个注重家庭的Malfoy,他被彻底排斥在外了,Narcissa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拖着素色的长袍擦肩而过,Draco说的对,他亲手毁掉了这个家,他曾经衷心耿耿的妻子和视他为一切的儿子不愿看他超过一秒,就好像Draco和Narcissa在等着他死一样,庄园的未来早已不是他该操心的,他能做的只有闭上嘴乖乖待在这里,直到他化为灰烬,事已至此,Lucius拖着沉重的身体走过了他呆了大半辈子的庄园,每一步都伴随着回忆,心碎且幸福,他找到了在书桌上摆着的一张照片,然后就坐在那里久久的望着它发呆。

在经过魔法部地毯式的搜索之后,只要是巫师经常去的地带,就找不到Harry和Draco的身影,Kingsly和Bill操碎了心,他们又不能把Auror派到麻瓜的地盘去寻找,换句话说,魔法部没有办法解决这件事,但这难不倒万事通小姐,她在闲暇时叫上,不,应该说是逼着Ron和她一起去图书馆,他们一下午都在寻找定位咒语,翻着魔法部图书馆一本又一本积着灰尘的书,但是没有任何进展,最后 Ron提议 他们应该拜访一下Malfoy庄园。
“这不是个好主意 Ron”
“Hermione!也许Malfoy知道些什么”
“你指哪个Malfoy?
“就是那个Black”
Hermione脑子里闪过了那段痛苦的回忆,她胳膊上的伤疤开始隐隐作痛,她不确定是否可以从容的面对Bella折磨过她的地方,但为了尽快找到Harry,她决定把过去的事放一放,现在只有他是最重要的,她和Malfoy家的恩怨应该被抛在脑后才对,她深吸一口气,对上Ron躲闪的眼珠,点了点头,表示他们必须要去拜访一下Malfoy庄园的主人,但当她和Ron踏进毫无防护措施的Malfoy庄园时,看到的却是一具被抬出来的尸体和伤心欲绝的Narcissa。

“如果我们私奔呢?离开魔法界,去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呢?”
“就我们两个”
“但是我们得应对麻瓜日常生活里的烦恼,比如像按揭房子、付账单、每天朝九晚五的工作,我们会困在那里”
“但跟你困在一起Harry,没有那么糟糕”
Harry主动上前吻住了Draco,他们懒散的坐在一起,注意力不在电视里放的电影里,而是在彼此身上,如果时间允许的话可以持续到永恒。

【德哈】我就是爱这个食死徒 10

性是Harry Potter不怎么顾及的部分,它一直被放置在黑暗的角落里,积起了很多灰尘时被Draco Malfoy找到了,他将它清扫干净然后赋予了不一样的含义,更多时候意味着屈服和支配,尤其当一条蛇盘旋在身上时,它就意味着恐惧。
Harry害怕和Draco进行亲密接触,当对方的手摸上他的腰间,灼热的呼吸撒在脖颈,他就浑身发软,要使出全身的力气压制住自己把Draco推开。他时常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被咬断了喉咙的麋鹿,陷在沼泽里浑身淤泥,只等尸体腐坏后,秃鹫便飞过来狠狠啃食他的骨肉,可下一刻他又觉得自己是泡在温暖泉水里的松鼠,那道目光就像冬日暖阳落在自己身上的光束。
这也是Harry并不渴求和Draco做爱的原因之一,平时还好,但是到了情欲高涨的时候,Draco的目光便继承了Malfoy血脉和Slytherin的特性,像头隐藏在暗处的掠夺者,即使知道Draco并不会伤害自己,但却忍不住地想要躲开这样的目光。此时此刻,Draco就这样看着他,Harry身下是Malfoy庄园的地板,但他不想这样,不是在这种时候,但他又无法脱身,只能试一试了,他移开目光,下一秒他们离开了庄园,来到了格里莫广场。
“我们在哪里?”
“我继承的房产”
Harry扶着额头,有些想吐,Draco看上去不比他好多少,至少这个混蛋没把自己逼在角落,他无视了金发男孩嫌弃的哼声,起身准备再来一次幻影移形离开时,却被一把抓住,该死的,Harry想到,周围的景物一直在变幻,终于,他们停在了一个小巷里,最糟糕的不是他们俩都头晕目眩站不住,而是这里下着大雨。殊不知英国另一端的Hogwarts起了恐慌,一个食死徒出现在了学校附近,还当众展示他的黑魔印,更不用说他还带着Harry走了。就算这个人曾经是这里的学生,也不能轻易放过,McGonagall教授通过飞路粉来到了现任魔法部部长Kingsly的办公室,见到来人,他热情的欢迎了对方,McGonagall则跳过繁琐的礼节,开门见山的说道,她严肃的神情足够说事态的严重性。
“我相信一名食死徒引起了慌乱”

“他们会去哪里?”
“Malfoy庄园和格里莫广场都被搜查过了,他们也派人去了对角巷,没人见过他们”Ron沮丧的盯着炉火,眼前闪过的却是四年级的Harry拿波特丑大粪的勋章砸自己的脸,他却没有还手,两人在Harry通过火龙考验之后就和好了,但这次和好他却消失在了他们的眼皮底下。他和Hermione早已回到了陋居,吃过晚饭,和全家人坐在壁炉边,但是没有人说话,在旁边的茶几上摆着今晚的预言家日报,前任食死徒Draco Malfoy疑似绑架了救世主Harry Potter,他们会在哪里? 这次的头条很简单,就这一句话,但却直击要害,Wesley先生和夫人已经想象出了Malfoy会怎样伤害Harry,Ron也是,然后他回想起来,今天早些时候,他瞧见了Harry胳膊上的淤青,疑问悬上心头,Malfoy一直在虐待他吗? 但他没敢跟其他人提起,这会加重他们的担心。
“没事的Ron,我觉得Malfoy不会——”
“是啊,他是个Malfoy,你还能期待什么?”
Hermione哑口无言,从头到尾,这都是他的心甘情愿,别人拦也拦不住,Harry Potter总会得到他想要的,无论是好是坏。

“你还要坐在那里多久?”
“离你远一点就行”
Draco裹着舒服的棉被翻了个身,心里不禁再一次嘲笑麻瓜们的房子和设施,指尖抓住双人大床上的枕头砸向坐在床尾的Harry。拜他所赐,他们困在了雨天的麻瓜世界,寒冷和疲惫打败了这两个巫师的意志,他们不得不去找个落脚点休整一下,而且最近的青年旅馆只有一张床,Draco开心的跳了起来,领他们去房间的服务生暧昧的看了看Draco和Harry,像是懂了什么一样,一直不停的偷笑,湿漉漉的黑发男孩在进门就听到他对Draco说,请好好享受这个夜晚,先生。

和Draco Malfoy在一起是很奇怪的事,接近他时想逃离,远离他时却无比渴望,但这时Harry回想起过去的种种,他忘不了战争中死去的人,也忘不了Draco也参与了其中,Draco是怎么想的呢?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们没有交流过这些,通常只有荷尔蒙激烈结合,这就像是个结,缠绕在他们的内心里,但谁不想提起,一旦提起,他们会想起过去的对立和冲动还有错误。当Harry揭开内心,并抹去那些黑暗和污点以后,犹如凋零在即的玫瑰,需要一个人去唤醒它,得以让这个故事延续下去,但他们却以困兽之斗般演绎了这场闹剧,但Harry想急于逃离这个地狱,所以他开口了。
“在Malfoy庄园的时候,你明明知道那是我,为什么没有告诉贝拉呢?”
一声深呼吸,Draco也道出了自己的疑惑,他知道这也是Harry不能回答清楚的,有求必应室的那次救命之恩,他们的手第一次牵起的时候。
“在有求必应室,你为什么要救我?你本来可以让我死在那里,你也不会损失什么”
Harry转过身,皱起眉头,金发男孩一脸严肃,上前摸住了他的手,“Harry,我不是一个好人,也不会因为过去的错误去乞求原谅,我无法改变过去的事情,但也不能因为我父母的偏执而批评他们,我也试着去忘掉从小以来的观念和想法,但也不能盼望这能洗刷掉我身上的污点,我只是希望你明白,从见到你的那一刻开始,我知道了这个世界有不同的存在,然而我一直用错误的方式表达我的内心,你是否想留下来,取决于你”短促的冰冷刺痛了Harry的手心,他张开手,那是一枚戒指,镶嵌其中的宝石很衬他的绿眼睛。

Bristol的冷风很凉爽,也可以说很冷,那枚戒指被他拒绝了,他逃了出来,人生中第一次,他没有这么勇敢,而是寄往于街景能让他考虑清楚,但这没有用,很多次他走过车水马龙的街道很想用幻影移形一走了之,然后回到自己原来的生活里,但是那种生活是自己想要的吗?从小到大都是个名人,身边有两位挚友,有着一笔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钱财,一份稳定的工作,但缺少了至关重要的东西——一份爱情。再说他走了,以这家伙对麻瓜的态度,不知道他会闹出什么乱子,而且Harry想明白了在着了火的有求必应室里,他内心里对Draco还是割舍不下。在阳光的照耀下,Harry看到了那家旅馆外的一个餐厅外,Draco在小蓬之下戴着墨镜,那缕他根本不能忘记的金发过于刺眼,他的笑容在看到他接近时绽放了,他灰蓝眼睛里的笑意和上滑的嘴角让Harry分不清他们是在三年级的那次神奇动物保护课还是一座著名的英格兰旅游城市,Draco仿佛他吹出第一只纸鹤时一般的坏笑,又仿佛他逆着阳光转过头拿着一颗记忆球,让Harry去追,然后是那双Harry在11岁时错过的握手。
“你回来了”
“是的,我回来了”
最后一丝夕阳拉长了金色脑袋和黑色脑袋贴在一起接吻的影子。

emmmm没动力更文就来发发到处搜刮到的图吧

多年以后每段故事,从来结尾都相似
图源微博 via罗米尔博科夫

一个德哈QQ群宣,因为是新建的群,所以人比较少,欢迎喜爱德哈的小可爱们来一起聊天、聊梗,顺便产粮开脑洞www

【德哈】我就是爱这个食死徒 09

众所周知,Slytherin学院的代表元素是水,比起Gryffindor燃烧的火焰,由深绿色与银色组成的学院在性格上相对冰冷很多,甚至还很冷漠。这可以从小的家庭教育里展现出来,Draco依稀记得那些他被经常叫到父亲书房的日子,当时他还没有去Hogwarts上学,也没有在他突然陷入回忆时茫然的狮子,每一天面对的是父亲的失望和责怪、母亲的漠不关心,这都由于Draco过于情绪化,他们认为一个Malfoy应该精明、能时刻掌控自己的情绪,不让感情的因素左右理智,还要心狠手辣并为支持Dark Lord放弃一切。但Draco不想要这些,他想要自由的奔跑在户外,感受温热的太阳晒在身上,最好他还能有个玩伴,但事与愿违,金发的小男孩没有与之玩耍的朋友。理所当然的,传说中在Voldemort手下死里逃生的Harry Potter成了他的幻想中的朋友,但除了只言片语和诅咒以外他找不到任何关于这个小男孩的事,这个名字帮他撑过了难熬的日子。开往Hogwarts的火车里,他伸出手并被拒绝时,Draco的心瞬间冷了,似乎世界失去了色彩,灰色一片,紧接着分院帽念出了那两个截然不同的单词,他们走向了相反的命运。他宁愿去面对着书房里那些昂贵的家具面壁也不愿去正视问题出在了哪里,就算他抑制着内心的感情,在Harry Potter面前,理智的阀门总是会被情感淹没,他内心压抑的火花接二连三的冒了出来,第一次是在他飞了一个纸鹤给Potter时,第二次是在有求必应室,火海里Harry抓住了他的手,他们死里逃生时,黑发男孩的体温和好闻的清香体味让他欲罢不能,他幻想着要触摸黄金男孩裹在衣服下的皮肤。

冷静,要冷静,黑色西装的Slytherin紧握着魔杖,愤怒点燃了全身的血管,他想要直接走过去把Harry按在桌子在所有人宣示主权,但实际上他解开了右胳膊上的纽扣,往上一扯,露出了那片苍白肤色上显眼的黑魔印记,果然,恐惧的尖叫声一哄而过,他吓走了来这里欢度假期的学生,虽然战争过去了三年,但他们还是畏惧食死徒,这很好,Draco可以和Harry好好聊聊了,他从害怕到哆哆嗦嗦的酒吧老板那里点了四瓶啤酒,挑了挑眉,坐到了瞪着他的三人组前。
“Ron,Wesley魔法把戏坊经营的怎么样了?”
“什么?”Hermione和Harry看了一眼彼此,Ron用手遮住了脸,“哦对,你和泥..麻瓜种不知道我和红..Wesley的事”Draco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封信,展开,开始读起来,“Malfoy,如果你同意给我们的魔法把戏坊投资,我就会向你汇报——”嘶的一声,信纸被Ron成了两半。
“你太过分了,Malfoy!”
“我可不是那个把生意搞砸的人”
“但你说会保密的!”
“你可以跟我说或者Harry,为什么偏要找他?”Hermione插了一句,但她心里明白,Ron一直钱的问题上很过意不去,现在也是一样。
“我被他抓住了把柄,他说要告诉George我搞砸了”
“然后你就这样同意了?”
Hermione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里吐槽,当初不在魔法部不干了的是你,现在和Malfoy搅到一起的也是你。
“看着我的脸,Wesley”
“哈?”
“这是Draco Malfoy的脸,一个食死徒,你真的认为我值的信任吗?再说了你监视Harry的工作做的很好,我来晚点,他就要被勾走了”Draco伸出一根手指擦了擦Harry脸上的口红印。

Ron羞愧的低着头,Hermione攥紧着拳头,Harry瞪着Draco,而对方只是得意的坏笑。

“你确实不值得信任”
Draco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Harry说完这句话就有点后悔了,他在对方的双眸里看见了翻汤倒海的怒火,但又立即消散了,因为Draco瞬间回到了湿漉漉的地板上,鲜血不断的从伤口里蹦出来,Harry冷漠的转身离开了。他始终无法得到他的心和信任,他们之间仅剩的是Harry离开之前的那点微妙关系,因为他深知他已经不能也无法得到绿眼睛男孩的爱了,到最后Draco吸引Harry注意的方式只剩嘲讽,他一直很擅长毒舌。
“真的?再被我压了将近6个月 现在才知道反抗?”
“闭嘴!”
“拜托,你每次都很享受不是吗? 而且求着我要更多”
Draco又变回了在学校那时的混蛋模样,这次甚至更过,四杯黄油啤酒在一拳之下摇摇晃晃的撒在了桌子上,很好,他已经彻底惹毛了Harry。“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为什么就不能离我远一点?”在上次Draco那样说Ron和Hermione,还粗暴的对待自己后,他感觉Draco Malfoy只是迷恋他的肉体而已,他从没有在乎过他的感受,他一直处于这种虚假的幸福里,Harry才会选择遗忘对方过去的种种行为,包括他辱骂他的朋友,一瞬间,Harry竟有些伤心。
下一步就是耍无赖了,Draco看着Harry把脸埋进手掌心,就越过桌子,用力握住了他的手,一个幻影移形,在Ron和Hermione惊讶的神色里消失在了三把扫帚酒吧,她手放置的地方空空如也了,一阵眩晕后,Harry毫无意外的发现自己困在了Draco的怀里。
“你确实不应该信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