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莱特林新生

【德哈】我就是爱这个食死徒 10

性是Harry Potter不怎么顾及的部分,它一直被放置在黑暗的角落里,积起了很多灰尘时被Draco Malfoy找到了,他将它清扫干净然后赋予了不一样的含义,更多时候意味着屈服和支配,尤其当一条蛇盘旋在身上时,它就意味着恐惧。
Harry害怕和Draco进行亲密接触,当对方的手摸上他的腰间,灼热的呼吸撒在脖颈,他就浑身发软,要使出全身的力气压制住自己把Draco推开。他时常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被咬断了喉咙的麋鹿,陷在沼泽里浑身淤泥,只等尸体腐坏后,秃鹫便飞过来狠狠啃食他的骨肉,可下一刻他又觉得自己是泡在温暖泉水里的松鼠,那道目光就像冬日暖阳落在自己身上的光束。
这也是Harry并不渴求和Draco做爱的原因之一,平时还好,但是到了情欲高涨的时候,Draco的目光便继承了Malfoy血脉和Slytherin的特性,像头隐藏在暗处的掠夺者,即使知道Draco并不会伤害自己,但却忍不住地想要躲开这样的目光。此时此刻,Draco就这样看着他,Harry身下是Malfoy庄园的地板,但他不想这样,不是在这种时候,但他又无法脱身,只能试一试了,他移开目光,下一秒他们离开了庄园,来到了格里莫广场。
“我们在哪里?”
“我继承的房产”
Harry扶着额头,有些想吐,Draco看上去不比他好多少,至少这个混蛋没把自己逼在角落,他无视了金发男孩嫌弃的哼声,起身准备再来一次幻影移形离开时,却被一把抓住,该死的,Harry想到,周围的景物一直在变幻,终于,他们停在了一个小巷里,最糟糕的不是他们俩都头晕目眩站不住,而是这里下着大雨。殊不知英国另一端的Hogwarts起了恐慌,一个食死徒出现在了学校附近,还当众展示他的黑魔印,更不用说他还带着Harry走了。就算这个人曾经是这里的学生,也不能轻易放过,McGonagall教授通过飞路粉来到了现任魔法部部长Kingsly的办公室,见到来人,他热情的欢迎了对方,McGonagall则跳过繁琐的礼节,开门见山的说道,她严肃的神情足够说事态的严重性。
“我相信一名食死徒引起了慌乱”

“他们会去哪里?”
“Malfoy庄园和格里莫广场都被搜查过了,他们也派人去了对角巷,没人见过他们”Ron沮丧的盯着炉火,眼前闪过的却是四年级的Harry拿波特丑大粪的勋章砸自己的脸,他却没有还手,两人在Harry通过火龙考验之后就和好了,但这次和好他却消失在了他们的眼皮底下。他和Hermione早已回到了陋居,吃过晚饭,和全家人坐在壁炉边,但是没有人说话,在旁边的茶几上摆着今晚的预言家日报,前任食死徒Draco Malfoy疑似绑架了救世主Harry Potter,他们会在哪里? 这次的头条很简单,就这一句话,但却直击要害,Wesley先生和夫人已经想象出了Malfoy会怎样伤害Harry,Ron也是,然后他回想起来,今天早些时候,他瞧见了Harry胳膊上的淤青,疑问悬上心头,Malfoy一直在虐待他吗? 但他没敢跟其他人提起,这会加重他们的担心。
“没事的Ron,我觉得Malfoy不会——”
“是啊,他是个Malfoy,你还能期待什么?”
Hermione哑口无言,从头到尾,这都是他的心甘情愿,别人拦也拦不住,Harry Potter总会得到他想要的,无论是好是坏。

“你还要坐在那里多久?”
“离你远一点就行”
Draco裹着舒服的棉被翻了个身,心里不禁再一次嘲笑麻瓜们的房子和设施,指尖抓住双人大床上的枕头砸向坐在床尾的Harry。拜他所赐,他们困在了雨天的麻瓜世界,寒冷和疲惫打败了这两个巫师的意志,他们不得不去找个落脚点休整一下,而且最近的青年旅馆只有一张床,Draco开心的跳了起来,领他们去房间的服务生暧昧的看了看Draco和Harry,像是懂了什么一样,一直不停的偷笑,湿漉漉的黑发男孩在进门就听到他对Draco说,请好好享受这个夜晚,先生。

和Draco Malfoy在一起是很奇怪的事,接近他时想逃离,远离他时却无比渴望,但这时Harry回想起过去的种种,他忘不了战争中死去的人,也忘不了Draco也参与了其中,Draco是怎么想的呢?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们没有交流过这些,通常只有荷尔蒙激烈结合,这就像是个结,缠绕在他们的内心里,但谁不想提起,一旦提起,他们会想起过去的对立和冲动还有错误。当Harry揭开内心,并抹去那些黑暗和污点以后,犹如凋零在即的玫瑰,需要一个人去唤醒它,得以让这个故事延续下去,但他们却以困兽之斗般演绎了这场闹剧,但Harry想急于逃离这个地狱,所以他开口了。
“在Malfoy庄园的时候,你明明知道那是我,为什么没有告诉贝拉呢?”
一声深呼吸,Draco也道出了自己的疑惑,他知道这也是Harry不能回答清楚的,有求必应室的那次救命之恩,他们的手第一次牵起的时候。
“在有求必应室,你为什么要救我?你本来可以让我死在那里,你也不会损失什么”
Harry转过身,皱起眉头,金发男孩一脸严肃,上前摸住了他的手,“Harry,我不是一个好人,也不会因为过去的错误去乞求原谅,我无法改变过去的事情,但也不能因为我父母的偏执而批评他们,我也试着去忘掉从小以来的观念和想法,但也不能盼望这能洗刷掉我身上的污点,我只是希望你明白,从见到你的那一刻开始,我知道了这个世界有不同的存在,然而我一直用错误的方式表达我的内心,你是否想留下来,取决于你”短促的冰冷刺痛了Harry的手心,他张开手,那是一枚戒指,镶嵌其中的宝石很衬他的绿眼睛。

Bristol的冷风很凉爽,也可以说很冷,那枚戒指被他拒绝了,他逃了出来,人生中第一次,他没有这么勇敢,而是寄往于街景能让他考虑清楚,但这没有用,很多次他走过车水马龙的街道很想用幻影移形一走了之,然后回到自己原来的生活里,但是那种生活是自己想要的吗?从小到大都是个名人,身边有两位挚友,有着一笔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钱财,一份稳定的工作,但缺少了至关重要的东西——一份爱情。再说他走了,以这家伙对麻瓜的态度,不知道他会闹出什么乱子,而且Harry想明白了在着了火的有求必应室里,他内心里对Draco还是割舍不下。在阳光的照耀下,Harry看到了那家旅馆外的一个餐厅外,Draco在小蓬之下戴着墨镜,那缕他根本不能忘记的金发过于刺眼,他的笑容在看到他接近时绽放了,他灰蓝眼睛里的笑意和上滑的嘴角让Harry分不清他们是在三年级的那次神奇动物保护课还是一座著名的英格兰旅游城市,Draco仿佛他吹出第一只纸鹤时一般的坏笑,又仿佛他逆着阳光转过头拿着一颗记忆球,让Harry去追,然后是那双Harry在11岁时错过的握手。
“你回来了”
“是的,我回来了”
最后一丝夕阳拉长了金色脑袋和黑色脑袋贴在一起接吻的影子。

emmmm没动力更文就来发发到处搜刮到的图吧

多年以后每段故事,从来结尾都相似
图源微博 via罗米尔博科夫

一个德哈QQ群宣,因为是新建的群,所以人比较少,欢迎喜爱德哈的小可爱们来一起聊天、聊梗,顺便产粮开脑洞www

【德哈】我就是爱这个食死徒 09

众所周知,Slytherin学院的代表元素是水,比起Gryffindor燃烧的火焰,由深绿色与银色组成的学院在性格上相对冰冷很多,甚至还很冷漠。这可以从小的家庭教育里展现出来,Draco依稀记得那些他被经常叫到父亲书房的日子,当时他还没有去Hogwarts上学,也没有在他突然陷入回忆时茫然的狮子,每一天面对的是父亲的失望和责怪、母亲的漠不关心,这都由于Draco过于情绪化,他们认为一个Malfoy应该精明、能时刻掌控自己的情绪,不让感情的因素左右理智,还要心狠手辣并为支持Dark Lord放弃一切。但Draco不想要这些,他想要自由的奔跑在户外,感受温热的太阳晒在身上,最好他还能有个玩伴,但事与愿违,金发的小男孩没有与之玩耍的朋友。理所当然的,传说中在Voldemort手下死里逃生的Harry Potter成了他的幻想中的朋友,但除了只言片语和诅咒以外他找不到任何关于这个小男孩的事,这个名字帮他撑过了难熬的日子。开往Hogwarts的火车里,他伸出手并被拒绝时,Draco的心瞬间冷了,似乎世界失去了色彩,灰色一片,紧接着分院帽念出了那两个截然不同的单词,他们走向了相反的命运。他宁愿去面对着书房里那些昂贵的家具面壁也不愿去正视问题出在了哪里,就算他抑制着内心的感情,在Harry Potter面前,理智的阀门总是会被情感淹没,他内心压抑的火花接二连三的冒了出来,第一次是在他飞了一个纸鹤给Potter时,第二次是在有求必应室,火海里Harry抓住了他的手,他们死里逃生时,黑发男孩的体温和好闻的清香体味让他欲罢不能,他幻想着要触摸黄金男孩裹在衣服下的皮肤。

冷静,要冷静,黑色西装的Slytherin紧握着魔杖,愤怒点燃了全身的血管,他想要直接走过去把Harry按在桌子在所有人宣示主权,但实际上他解开了右胳膊上的纽扣,往上一扯,露出了那片苍白肤色上显眼的黑魔印记,果然,恐惧的尖叫声一哄而过,他吓走了来这里欢度假期的学生,虽然战争过去了三年,但他们还是畏惧食死徒,这很好,Draco可以和Harry好好聊聊了,他从害怕到哆哆嗦嗦的酒吧老板那里点了四瓶啤酒,挑了挑眉,坐到了瞪着他的三人组前。
“Ron,Wesley魔法把戏坊经营的怎么样了?”
“什么?”Hermione和Harry看了一眼彼此,Ron用手遮住了脸,“哦对,你和泥..麻瓜种不知道我和红..Wesley的事”Draco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封信,展开,开始读起来,“Malfoy,如果你同意给我们的魔法把戏坊投资,我就会向你汇报——”嘶的一声,信纸被Ron成了两半。
“你太过分了,Malfoy!”
“我可不是那个把生意搞砸的人”
“但你说会保密的!”
“你可以跟我说或者Harry,为什么偏要找他?”Hermione插了一句,但她心里明白,Ron一直钱的问题上很过意不去,现在也是一样。
“我被他抓住了把柄,他说要告诉George我搞砸了”
“然后你就这样同意了?”
Hermione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里吐槽,当初不在魔法部不干了的是你,现在和Malfoy搅到一起的也是你。
“看着我的脸,Wesley”
“哈?”
“这是Draco Malfoy的脸,一个食死徒,你真的认为我值的信任吗?再说了你监视Harry的工作做的很好,我来晚点,他就要被勾走了”Draco伸出一根手指擦了擦Harry脸上的口红印。

Ron羞愧的低着头,Hermione攥紧着拳头,Harry瞪着Draco,而对方只是得意的坏笑。

“你确实不值得信任”
Draco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Harry说完这句话就有点后悔了,他在对方的双眸里看见了翻汤倒海的怒火,但又立即消散了,因为Draco瞬间回到了湿漉漉的地板上,鲜血不断的从伤口里蹦出来,Harry冷漠的转身离开了。他始终无法得到他的心和信任,他们之间仅剩的是Harry离开之前的那点微妙关系,因为他深知他已经不能也无法得到绿眼睛男孩的爱了,到最后Draco吸引Harry注意的方式只剩嘲讽,他一直很擅长毒舌。
“真的?再被我压了将近6个月 现在才知道反抗?”
“闭嘴!”
“拜托,你每次都很享受不是吗? 而且求着我要更多”
Draco又变回了在学校那时的混蛋模样,这次甚至更过,四杯黄油啤酒在一拳之下摇摇晃晃的撒在了桌子上,很好,他已经彻底惹毛了Harry。“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为什么就不能离我远一点?”在上次Draco那样说Ron和Hermione,还粗暴的对待自己后,他感觉Draco Malfoy只是迷恋他的肉体而已,他从没有在乎过他的感受,他一直处于这种虚假的幸福里,Harry才会选择遗忘对方过去的种种行为,包括他辱骂他的朋友,一瞬间,Harry竟有些伤心。
下一步就是耍无赖了,Draco看着Harry把脸埋进手掌心,就越过桌子,用力握住了他的手,一个幻影移形,在Ron和Hermione惊讶的神色里消失在了三把扫帚酒吧,她手放置的地方空空如也了,一阵眩晕后,Harry毫无意外的发现自己困在了Draco的怀里。
“你确实不应该信任我”

那些年,哈利和他死对头的定妆照(配一脸)

【德哈】我就是爱这个食死徒 08

惊! Harry Potter与Draco Malfoy疑似传出分手谣言?! 难道魔法界令人失望的救世主终于知道了食死徒的真面目吗?还是Slytherin与Gryffindor水火不容? 黄金男孩意识到自己选的选择是错误了吗?代表着魔法部的Harry Potter到底为什么会爱上Voldemort的傀儡呢?

这是新年之后第一个不胫而走的花边新闻,而且是印刷的最多的一份报纸。它们出现在了每一个巫师的手上,成了人们下午茶时的谈资,过了半年多,救世主的感情生活还是被爆在预言家日报的八卦版面,上面的每一个文字都血淋淋的描述了两个男孩的故事,没有任何顾忌。Ginny拿到报纸的第一刻立刻把它扔壁炉里烧了,George皱着眉头读完了,他怀疑他认识一个假的Harry Potter,安慰完他妹妹后,Ron犹豫要不要给Hermione回信,端着晚餐喊她孩子吃饭的Molly知道她女儿一脸不开心肯定跟那个人有关,忙完公务的Arthur吃晚餐时看着Harry以前坐的位置空荡荡的,就觉得少了点什么,他怎么也想不到Harry这孩子变的这么.......
被软禁在Malfoy庄园的Lucius看到这个标题叹了口气,Narcissa放下叉子,嘴里咀嚼着甜点,看着她丈夫黑了的脸,视线又转向刚刚读完报纸的Draco,他面无表情的盯着长餐桌那头Harry的座位。Hogwarts魔法学校里,四个学院的学生都兴奋的传阅着预言家日报,八卦的本能驱使他们去关注救世主的一切,英国魔法界的其他人都在感叹,一个19岁的男孩为什么要自毁前程。

亲爱的Hermione:
  我收到了你的来信,对于发生在Harry身上的事我很抱歉。我知道,Harry不想失去我,即使他的选择让人困惑,但是,我想我们聚一聚,毕竟好久不见了,无论怎么样,我们三个永远都是好朋友,还有Hermione,回来吧,我想你了。
                   
                       最爱你的Ronald

Ron叠好信纸,装进了信封里,目送猫头鹰飞向澈蓝的天空,但事情远非如此,梅林啊,他希望Harry可以原谅自己,两天后的三把扫帚酒吧里,Ron见到了Harry和Hermione,他们向他激动的招了招手,就走到他们身边坐下品尝好久没喝过的黄油啤酒了,但Gryffidor黄金铁三角一起相处的时间被热情的粉丝打断了。

“Harry,我真的很抱歉一直以来忽视你,无论别人怎么想,你都有权利去追寻自己的幸福,即使你的选择不和我们的心意”Ron拍了拍Harry的肩膀,碰了碰啤酒瓶,时间仿佛倒流,他们三个依旧是经常惹祸的铁三角。

“Ron,Hermione,你们两个总是在我身边陪伴着我,我真的很感激你们俩....”一抹泡沫粘上了Harry的上嘴唇,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要点下一杯啤酒时,旁边桌子的学生按耐不住了。

“Harry Potter!梅林的胡子! 真的是他吗?他怎么在这里啊?! 管他呢? 要到签名和合影再说!”
一声尖叫还夹杂着说话声,不到五秒,额头有着闪电伤疤、一双绿眸的黑发男孩被四种不同颜色的围巾围住了,一张张签名晃过眼前,闪光灯一阵一阵让他睁不开眼睛,Harry发誓还有人亲着他的脸颊拍照了,他乱糟糟的黑发被金色、红色、棕色簇拥着,早就因为这股狂热被逼的坐在角落的Ron和Hermione向彼此笑着,他们很久没有看见Harry这么开心了,接而慢慢握紧了手。没有一个人提到Draco或者他在预言家日报上的绯闻,只是单纯的喜欢,而Harry也乐意她们的要求,他不在乎其他人会对他突然和一群女粉丝异常亲密怎么看了。

忽然,三把扫帚前门嘭的一声被狠狠踢开了,一阵冷风吹了进来,让人不由觉得刺骨,在门口,站着一脸惊异但脸色慢慢变绿的Draco Malfoy,没有人说话,停下手中的动作,转头看着他,Harry手中紧握的钢笔掉在了地上,高个的金发Slytherin觉得他看到了被一堆女生围在中间的Harry Potter脸上有个鲜红色的唇印。

一只千纸鹤串起了两段终究无果的爱情